关灯
护眼
    封后大典很快来临,太庙祭祀顺利进行。

    晚上宫宴的时候,宇文护担心孟文瑶忙了一个白天,不过略坐了一坐,就要扶着孟文瑶离开。

    宇文静一直紧张的盯着宴会上的动静,她刚察觉宇文护有要离开的意思,就立刻起来敬酒。

    “恭喜皇兄皇嫂百年好合,早生贵子,绵延我大魏传承。”

    当着宴会上那么多的宫眷和大臣,孟文瑶也只好礼貌性的端起酒杯,和宇文静示意一下。

    “皇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上,我累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静还想说些什么,被孟文瑶一口打断,她可以给宇文静面子,但是不允许宇文静在她面前肆意蹦跶。

    孟兰心的人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,严密监视着宇文静的动作,知道此时的宇文静定然想是在宴会搞出点动静,好让宇文护在众人的注视下,不得不为了大局做出一些让步。

    可她不喜欢,她大婚的美好时光,南唐和北魏亲密无间的时刻,她不允许宇文静破坏。

    至少不能是在大庭广众下破坏,不然南唐和北魏的脸面,都往哪里放。

    她说完话,就拉着宇文护要走,宇文静焦急道:“皇兄,臣妹……”

    “七公主,有话不如明日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孟文瑶再次打断了宇文静的话,孟兰心冷眼看着宇文静上蹦下跳,此时也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日就回南唐,以后难得见到妹妹,不知可否去含章殿讨一口茶喝?”

    宇文护内心是拒绝的,今日是他的洞房花烛夜,孟文瑶已经有三个月的身孕了,他急不可耐的要回去开荤了,怎么一个个的都要找事情。

    他脸色一沉,就要拒绝,就听孟兰心道:“七公主不如也一起?”

    孟文瑶心中一动,这倒是个好办法,宇文静这样闹,无非就是想把自己的事情,让南唐人知道,然后退了和南唐的婚事。

    如果南唐公主在场,宇文静不是更求仁得仁了吗?

    孟文瑶笑道:“求之不得,姐姐和七公主就一起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很快来到含章殿,刚一坐定,宇文静就假模假样道:“皇嫂,您忙了一天了,还是让太医给您把一下平安脉吧?”

    “让公主费心了,太医应该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孟文瑶随意客套一句,就让人把偏殿的太医请过来,这个时候,宇文静就自言自语道:“宴会上都没怎么吃东西,倒是有些饿了呢?”

    她随手拿起一块点心,就开始吃起来,边吃边看太医把脉,还好奇道:“太医,皇嫂的脉象好不好,是皇子还是公主啊?”

    把过脉的太医一脸轻松道:“皇后娘娘身子康健,小皇子也一切都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竟然是皇子,咳咳咳!”

    宇文静激动吃下,不小心吞了整个点心,咳嗽半天才缓过气来,刚顺了一口茶进去,就觉得干呕恶心。

    她做作的样子,一众人想忽视都难,孟兰心好心道:“七公主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宇文静脸色难看,言语闪躲道:“没,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吃坏了东西吧,刚好太医在,快让太医看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