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追根溯源地去看,从这位最小的妹妹来到时家,或者说从时盛出生之后,作为长姐的时臻就一直在妥协忍让。

    年幼时,在时家的生意正在上升期,她就学着像个大人一样,学着做饭洗衣、照顾时盛;

    可以说,时盛就是她带着长大的,哪怕他们之间年龄差距并不打。

    仅仅因为她是姐姐,所以她应该照顾弟弟。

    再后来,时家的产业逐渐稳定,生意几乎由老爷子去操持,老太太闲赋在家里,有了时枚。

    她对这位最小的孩子倾尽了全部心思,又舍不得让儿子受委屈,多给时枚的自然是从时臻这里拿来的。

    谁叫她时臻都这么大了,就应该要疼爱妹妹?

    或许是自小就接受这样的教育,那时的时臻并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妥。

    她虽然心中委屈,但还是做好一个当姐姐的义务,继续操持着家里的各项事务。

    要嫁给商建邺,这大概就是她这一生做过的最叛逆的事情。www.

    有人告诉她,父母没有看上的男人一定不要嫁。

    可如果父母的关心大部分都没有落到自己身上呢?

    她头一回任性。

    毅然决然地嫁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的母亲还偷偷关心过她,背地里偷偷给她塞钱。

    她那时还觉得父亲过于狠心,当真连句关心的话都不给她。

    后来她才知道,母亲给她的,本来就是家里给她准备的嫁妆;

    甚至还克扣了一些出来,留给了时枚。

    反倒是父亲,在商建邺做生意的时候,还暗地里给他托了关系,让容城里的人关照一二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,如果不是几年前时盛来潮海市看望她,醉酒后他埋怨母亲对妻子差、说时枚的不好,她大概一辈子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原来她曾经感动的爱意,不过是本来该属于她的,又被偷偷地收了回去;

    原来她曾经流泪埋怨的父亲,在背地里早说过无数次爱她。

    有时夜深人静的时候,时臻也会在反思。

    她想自己对商承的看重,以及对女儿圆圆的偏心,是否是在弥补当年从来没有受到过关注的自己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