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虞星妩眼睫轻颤,缓缓地睁开一双黝黑的眸子。

    视线逐渐聚焦,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温馨而柔和的光线。

    这束光透过半开的窗帘,洒落在卧室里的木质地板上。

    橡木书桌上,整齐地排列着各种书籍,靠近书桌的窗台上,一盆小巧的绿植散发着生机,新叶在阳光下透出一种清新的绿意。

    窗帘随微风轻轻摇曳,带来了一缕新鲜的空气,也令虞星妩的意识彻底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下意识伸手在床头柜上摸索,指尖触碰到了冰凉的手机机身。

    轻拿起手机,想要看看日期时间,拇指划过屏幕解锁,屏幕上正跳出几条未读消息。

    工作群里的消息数量格外显眼,她点开群聊,只见一连串的消息扑面而来,其中最顶上的几条是老板的,还艾特了她。

    每一句话都像是炮火般激烈:

    “现在已经9点了!你当这是上班还是逛菜市场?!”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一点时间观念?!这种态度如何做出好项目?!”

    “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群里的其他同事明显都被吓到了,没有人敢回应。

    虞星妩看着那些消息,心中涌起一阵强烈的反感。

    且不说这是她第一次迟到,就算她没迟到,公司这位老板一向咄咄逼人,无理取闹,甚至会凌晨四点打电话给她,让她做PPT。

    最主要是,动不动就张口骂人。

    这份工作本就让她倍感压力,还要被骂,她真是忍不了一点儿了!

    手指在手机屏幕上轻敲,干脆利落地打出一行字:【不好意思,爷不干了,辞职!】

    言简意赅,没有任何的犹豫。

    话说,她都能环游世界,财富自由了,还上毛线的班?!上不了一点!

    系统:“宿主,这就是你的家啊!还挺温馨挺不错的!不过宿主马上就财富自由了,可以收拾一下准备住进别墅豪宅里了!”

    大抵是刚从修仙界回来的原因,虞星妩听到别墅豪宅的字眼,一点不觉得激动。

    她的烟云峰,难道比不了一栋豪宅?她只是惦记亲妈才非回来不可。

    不过,她可不嫌钱多,毕竟等把沈灼接过来,灵石又不能在这边当钱花,她还要富养道侣来着。

    正要披个衣服去找亲妈,虞星妩突然瞥见手臂上的印记,眸光陡然一凝。

    不可置信道:“统,这枚印记怎么会在我的手臂上?!”

    印记不是别的,正是进入“界”的禁制密钥,也是当初沈灼施法烙印在她手臂上的。

    有了这个禁制密钥,她可以进入他的界。

    可她的身体,不是她在这个世界的身体么,手臂上又怎么会有这枚印记?!

    系统嘿嘿一笑:“当然是因为,这具身体本就是宿主的身体啊!主神大人既然同意把传送之匙

    给宿主,自是得让宿主能继续修仙啊!”

    虞星妩眨了眨眼,所以她两具身体相融合了?!厉害啊!主神一出手就是不一般啊!

    眸光一动,就想进入“界”中,却发现无法将界开启。

    系统:“宿主别试了,在宿主的原世界,是无法进入界中的,不然可就是bug了。”

    虞星妩收敛思绪,放弃尝试,狗系统说的对,若能进入界中,还要传送之匙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走,找亲妈去!”

    披了件外衣,刚打开了屋门,她就看到亲妈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见到亲妈的那一刻,虞星妩的内心无比喜悦激动,眼中泪光闪烁,一把紧紧地抱住了亲妈。

    感受着亲妈熟悉而温暖的怀抱,心里别提有多踏实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!妈——!我想你了!”

    虞星妩声音哽咽,整张脸埋在亲妈的怀里,倒是把亲妈弄得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这是?这才一晚上没见,就想我了?睡迷糊了吧?还是发生了什么事?今天怎么没去上班?快告诉妈妈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虞星妩见亲妈眼中满是担忧,突然不知该怎么和亲妈说。

    但一想到她还想将亲妈带回修仙界,并且她马上就财富自由了,自是得将一切告诉亲妈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虞星妩将自己在修真界中所经历的一切告诉了亲妈。

    怕亲妈不相信,再次道:“妈,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,我说的是真的!我真的穿越了!”

    虞星妩的语气中带着一抹迫切,穿越这件事,大抵和谁说,对方都不容易相信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亲妈看她的目光,像在看傻子似的。

    叹气,无奈摇头,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最终却还是一脸宠溺地看着虞星妩,仿佛在看一个俏皮的孩子,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发,语气中充满了爱意:“乖宝,妈妈知道你最近工作压力大,偶尔幻想一下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不想上班咱就不去了,但这小说,以后睡觉前不许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说的那什么道侣,妈给介绍那么多小伙子,就没一个能入你的眼的?你什么时候能长长恋爱脑?”

    “梦里的男人再好,那也是假的,现实中的好男人也不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妈同你说,明日周六,你孙姨给你介绍了一个小伙子,据说年轻有为,相貌堂堂,很是不错,见面的地点一会儿妈发你手机上,明天下午你去见见,可别迟到了让人家久等。”

    虞星妩心中一阵无力,果然还是逃不过亲妈安排的相亲。

    想要再次解释自己说的都是真的,才不是做梦,也不是幻想,亲妈的手机缺不合时宜的响了。

    然后,她的亲妈就接着电话出去了,临走还给她指了指厨房,示意她自己弄点吃的,根本不给她说清楚的机会。

    系统笑拉了:“宿主,亲妈不信你,看来只能等奖励到账了,届时亲妈不信也得信了。”

    虞星妩无奈:“若我使用个法术行不行?”

    系统:“啊这……也不是不行!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吓到亲妈!”

    虞星妩嘴角抽了抽,吓到不至于,觉得她是整了什么立体特效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所以,奖励什么时候到账?传送之匙就不能早点给我?”

    系统:“宿主别急,今日一天,明日一天,最迟也就是后天上午九点,奖励和传送之匙会一并交到宿主手上。”

    “宿主只要耐心等待两日就好,还有明日相亲,宿主去吗?”

    虞星妩叹气,拿起来了手机,亲妈果然将相亲地点发给她了。

    静湾东路琥珀巷六十八号琥珀咖啡馆……

    虞星妩默默念了出来,念到咖啡馆三个字时,目光怔愣了一瞬。

    梦里,她就是进入了一家名叫琥珀咖啡馆的咖啡馆。

    见到了坐在窗边的沈灼,到现在她都记得梦里沈灼那双浅色琉璃眸是如何注视着她。

    还有唇角那一抹饶有兴味的笑,以及那句:“许久不见,这下你逃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虞星妩头皮发麻,又很快恢复冷静。

    她离开前就已经和沈灼说了,两日后会回去找他,带他回来见亲妈的,所以,沈灼才不可能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这约会地点,只是与梦境中凑巧一样罢了。

    系统:“宿主,你在想什么?明天下午琥珀咖啡馆,宿主要去吗?

    “去,当然去。”虞星妩回答。

    一来,以系统的尿性来看,奖励肯定到最后时刻压轴给她。

    二来,她若是不去,亲妈明天不得唠叨死她。

    三来,便是出于好奇,她没去过那家咖啡馆,很想看看那家咖啡馆的布置,是否与梦境中一样,还是只是名字一样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翌日,风和日丽,午后阳光正好。

    虞星妩身穿一袭水蓝色的长裙出现在咖啡馆门前。

    裙摆随着她的步伐轻轻摆动,宛如波光粼粼的湖水,宁静而美好。